514-613-1276
contact@mengchenghui.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00-17:00
热搜: 房产 留学 医疗

[加国] 涅槃!17岁被包办婚姻丈夫劈腿又家暴 逃回加拿大后人生开挂 35岁成大赢家!

[复制链接]
萌村村长 发表于 2022-5-20 16:33: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文章来源:加国都市生活

巴基斯坦裔女子叙述了她的前半生

Maria Malik的前半生,经历了移民、西方文化与伊斯兰文化的冲击、17岁辍学、返回家乡被包办婚姻嫁给陌生人、之后又逃回加拿大离婚,直到今日她终于获得了学业和事业的成就还收获了幸福的婚姻。

1987年在巴基斯坦出生的加拿大女子Maria Malik,在《多伦多生活》中缕述了她作为巴基斯坦裔小女孩在加国成长的遭遇。
c483d3b6948f42b0c37c4ab22d1a03b3.png

在巴基斯坦出生
我最大的愿望是做一个普通的多伦多少年。我于1987年出生在巴基斯坦的萨戈达(Sargodha),我的父母在这个小城巿通过包办婚姻互相结识,并在一年后诞下我。我的父亲是一名摄影师兼画家,但由于工作机会稀缺而且收入低,他决定到加拿大找机会,为我们的家庭创造了更好的生活。
037f34895c0f2ca2e910fdfa038a145f.jpeg

四岁举家移民蒙特利尔四年后,他以赞助人身份,把我母亲和我带来加拿大。到达蒙特利尔大约一年后,弟弟出生了,而几个月后,母亲又怀上了我的妹妹。我父亲决定把全家搬到多伦多,在那里我们可以用英语过日子,虽然他的英语也不太好,但总比他的法语强。他相信开出租车可以赚很多钱。父母更希望长女能帮忙我们找了一间两房公寓,我在距离我们公寓五分钟步行距离之外的Rose Avenue Junior Public School 上小学。这所小学面积很大,而且非常多样化,同学分别来自印度、孟加拉国,也有和我一样来自巴基斯坦的学生。我的成绩永远都界乎B等,代表我不是最聪明的,但我能完成所有功课。我加入了几乎所有球队:棒球、篮球、田径。但是我的父母不明白为什么我没有在下课铃响起后就立刻回家。作为长女的我,我的父母希望我可以在厨房帮忙,并协助母亲照顾弟妹。我最终屈服并放弃了运动,一放学便直接回家。尽管当时我自己还是个孩子,我也试图保护我的弟妹免受父母恶劣的情绪影响,并从中渐渐成为了他们半个母亲般。我是会接送他们上课和下课,也在父母不在家时照顾他们。这是一个重大的责任,也是我一天中最重要的事情。
cd74b29a5474b421654489badf36c0c3.jpeg

转学到伊斯兰学校
我母亲在2000年时又生了一个男孩,与此同时父母决定让我就读士嘉堡的一所女子伊斯兰学校,而不是和朋友一起到附近的公立高中升学。他们说是时候让我了解我的宗教和文化了。我反抗但无济于事,我突然明白我的意愿在他们眼中是多么渺小。以往我已习惯西式衣着,现在要穿着头巾和长袍。小息时间只有 15 分钟,女孩们不允许停留在外。我们每天阅读古兰经并祈祷五次。我们的课程虽然涵盖了标准的高中科目,但非常强调伊斯兰研究。在公立学校上课的朋友在电话上告诉我他们穿的新衣服、听的音乐、闲逛的咖啡店和约会的男孩。而我则在新学校被传统衣服紧紧裹起,身边杜绝一切男性,默默地渴望着我抛弃的、原有的一切独自去咖啡室第二天收停学信在伊斯兰宗教学校(madrasa)生活了一年后,我受够了,我抱怨道:“我没有自己的生命,交通时间耗尽了我所有的空闲时间!”我父母的解决方法是在士嘉堡、离我学校 10 分钟路程之处买房子。事情并没有那么顺利。到了10年级,我受够了家里和外面的限制。学校旁边有一个Coffee Time咖啡室,终于有一天我决定在课间休息时间,去那里亲身体验那个小小的青少年消遣。我在小息结束前回去,而且肯定没有人注意到我。第二天,我收到了一封停学信。我的父母非常愤怒。我父母的期望植根于巴基斯坦的生活,而我则渴望拥有一个充满探索、实验和自我发现精神的加拿大青少年生活。我感觉自己像一只笼中的鸟,隔着金属栅栏看世界。部分是出于被停学,部分是出于抗议,我停止学习,结果我所有的课程都不合格。我已经习惯了父母的大喊大叫,它们在我眼中已变得毫无意义。有一天,父亲再次被叫到学校去讨论我的糟糕表现后,筋疲力尽地问道﹕“Maria,你想要什么?”我告诉他我想到公立学校上课,最终父母让步了,但他们有条件:我必须提高成绩,并戴上头巾。
c79a7aa2b43ba4432257f9367ed5d658.jpeg

转学到公立学校上学
当我在附近的高中开始上 11 年级时,我感觉重回现实世界。女孩们化着妆、穿着低腰牛仔裤去约会和参加派对。我被禁止这样做,不过我加入了排球队和田径队,并可以在午餐时间和新朋友一起到Tim Hortons用餐。一天在学校,我决定摘下头巾,我开始认为戴头巾只是一件强加在我身上的事情。下课后我开始和新朋友一起出去玩,而不是直接回家,并欺骗父母我到学校图书馆温习。我开始逃学,而且越来越晚回家。我无法应对持续不断的监视。然后有人,我不知道是谁,打电话给我的父母告诉他们我没有戴头巾。这成为最后导火线——由于担心我的弟妹会模仿我,父母决定全家搬回巴基斯坦。17岁举家搬回巴基斯坦生活我恳求我的父母推迟搬家计划,至少让我完成高中。虽然我出生在巴基斯坦,但加拿大是我的家。反过来,他们试图安抚我,承诺过上悠闲的生活:在巴基斯坦,女孩不必工作。你可以整天购物,只专心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他们最终决定在我 11 年级结束时,搬回巴基斯坦全国第二大城市拉合尔(Lahore)。我就读于一所乌尔都语公立学校,但我其实完全不懂得乌尔都语。我也开始经历大家庭生活。无论我们走到哪里,我们都被当作名人对待。在巴基斯坦,任何生活在西方的人都会受到尊敬,每个人都想成为你最好的朋友或嫁给你以获得公民身份。几乎一回国,我就开始收到求婚的请求。我觉得这一切都很奇怪,但没有认真看待。我只有 17 岁,我相信我的父母会保护我,避免这些浅薄、野心勃勃的“未来奶奶”伤害我。几周过去了,我开始注意到我母亲的转变,她更认真地对待这些提议并告诉我﹕“你已经 17 岁了,是时候开始寻找丈夫了。”然后她透露了一个可怕的事实:当我还是个婴儿的时候,我已被许诺给了我的表弟。 她说﹕“这个家庭非常富有,你永远不必担心任何事情。”18岁面对强逼婚姻几天后,我的父母让我坐下来讨论,父亲认为我和表弟的婚事很棒,认为我将会很高兴。我告诉他我不想嫁给一个我不认识的陌生表弟,我想回加拿大读完高中。他的脸色马上阴沉下来﹕“如果你不嫁给他,我就再也不会和你说话了。”然后他起身走出房间。Sonny和我于 2005 年 1 月结婚,我没有参与任何筹备工作;我所做的只是在约定的时间穿着为我选择的礼服和珠宝出现。我整天都在想,我不敢相信我17岁就结婚了。我没有爱上Sonny,但他温柔和善良,至少在开始时是这样。我也明白我已经发誓,我有责任坚持我的婚姻。父母决定搬回加拿大然后,在回到拉合尔(Lahore)一年后,也就是我结婚三个月后,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我的父母决定搬回加拿大。由于不习惯食物和水,我的兄弟妹经常生病,而且他们不适应这里的公立学校,每天都是苦苦挣扎。至于我的父母,他们与亲人的关系不像以前那么亲密了。面对家人即将离开,我感到沮丧。不管我对以前的生活感到多么孤立和疏远,至少我每隔几天就能见到我的家人。在他们离开之前的每一个晚上,以及往后的每个晚上,我都会哭。在我们结婚的头几个月,Sonny的家人把我当作女王一样对待。我的家人离开后,情况开始发生变化。我的婆婆走进我的房间,取走我的护照、身份证和珠宝首饰。她把所有东西都拿走,说会替我保管。
ac6232f5b6c0bbc7269e460dc967fa22.jpeg

发现丈夫出轨
有一天,当我丈夫正在打盹时,我看到他的手机上弹出了一个女人的消息。我滚动浏览它,充满“我爱你”和“我想你”的暧昧对话。我无法忽视丈夫欺骗我的事实。我很生气,也很受伤,他是我在拉合尔(Lahore)唯一的依靠。我打电话给其中一名女子与她对质,她声称她不知道我丈夫结婚了,并承诺不再联系他。那天晚上,我和丈夫对峙, 他回答道﹕“这没什么。”并不理会我。在巴基斯坦,男人,尤其是那些有钱的男人,发生婚外情并不少见,妻子倾向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开始,我也是这样,并骗自己他不会再这样出轨了。不过,那些暧昧短讯并没有停止。然后我意识到生活就是这样:我的丈夫会出轨,家人会为他撒谎,而我对此无能为力。Sonny出轨的行为已经破坏我们之间发展真爱的可能性,但他仍然是我的丈夫,我不能离开他。丈夫是个经常劈腿撒谎的暴力之徒之后,我从文学中找到了慰藉。离家不远有一家书店,在那里我发现了美国小说家Sidney Sheldon。商店里有他的几十本著作,我把每一本书都看完。当时我并不知道,但Sheldon笔下无畏的女主角们正在深入我的意识,留下深刻印象。与此同时,我和Sonny的关系也变得岌岌可危。我们无法在不争论他的谎言和欺骗的情况下,安静地进行对话。Sonny的脾气开始表现出来。有几次,他把我推到我们卧室的墙上,把我抱在那里,有一次甚至用拳头打在墙上只距离我的脸几英寸的地方。精神崩溃想要自杀
我的精神崩溃了。我把自己锁在浴室里,从墙上抓起玻璃架子,把它砸在台面上。然后我拿起一块玻璃碎片开始割自己,鲜红色的水珠开始浸透我的白色睡衣。我找到了要切断的静脉,但下手时割错地方。鲜血从我的伤口涌出,我伤害了自己。最终,Sonny和他父亲破门而入,把玻璃从我手里拽了下来。他们打电话给家庭医生,让他来家里治疗我的伤口。我真正需要的是一位心理治疗师,一个愿意倾听的人。但是我躺在那里,麻木而沉默,我的眼睛因哭泣而肿胀。正当医师为我缝合伤口,我的丈夫从床脚看着着我。第二天,我和父母通话。由于丈夫的家人在附近徘徊,我无法告诉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们知道我很痛苦,他们决定让我回多伦多几个月。决定重返多伦多娘家我已经两年没有见到我的家人了,他们带着鲜花来到机场迎接我。我一看到他们就哭了。我告诉我的父母他们离开后我的生活是怎样的,但没有说我试图自杀,也没有告诉他们我的丈夫是一个脾气暴躁的骗子。他们温暖地告诉我,让我待多久就待多久。我与一些现在上大学的老朋友重新联系,并告诉我的父母我想完成高中的学业。当他们说我需要征求Sonny的同意时,我撒谎并告诉他们丈夫支持我。
1d43340dd57895d684c070c3f07e869c.jpeg

决心重返校园完成中学我回到了我以前的公立学校,找了一位导师开始上夜校。我决心读完 12 年级。我想这是我的第二次机会。我不能失败。我知道我永远是一个妻子,但我坚持认为文凭会给我某种形式的主权,即使当时的我没有完全意识到这一点。当我的父母注意到我没有接听丈夫的电话时,我向他们坦白了他们离开后我的生活是怎么样的。他们感到震惊和不安,因为我的父母虽会争吵,但我的父亲永远不会对我母亲动手。不过,在他们看来,这不是分开的理由。我的父母没有把我送回巴基斯坦,而是决定申请Sonny来加拿大,近距离观察我们的相处。对于再次见到丈夫,我感到恐慌,但我也松了一口气,因为我不必回巴基斯坦。我以优异的成绩从高中毕业,悄悄地申请了几所大学,并被所有己申请大学录取了,包括:多伦多大学、多伦多都会大学、约克大学。当我告诉父母时,他们感到震惊。我妈妈说﹕“你丈夫随时到加拿大,你需要开始生孩子了。”最终,我说服他们让我每周两天在多伦多大学士嘉堡校区上课。我慢慢地把上学天数提高到三天,然后是每周四天,我决心赶上我的同龄人。我进步神速,我选择了政治学和英语双学位,梦想有一天能上法学院。我在学校图书馆找到了一份我喜欢的工作,结交了很棒的朋友,加入了舞蹈队,并竞选学生会并获得了胜利。我的生活终于步入正轨,我从未如此快乐过。上大学第一年丈夫找上门然后,在我大学第一年快结束的时候,我丈夫的移民申请被接受了。几周后,他抵达多伦多。我担心Sonny会毁掉我建立的生活。当我和父母去机场接他时,我妈妈推我去拥抱他,但我连看都不看他一眼。现在在我的地盘上,和我的家人住在一起,Sonny又开始给我送礼物了。他在为我父母炫耀,这让我很不舒服。有一天,我回到家发现锁坏了。Sonny翻遍了我的随身物品,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他经常翻看我的钱包和笔记本电脑,查看我在和谁说话以及我去过哪里。那天,我直接去Home Depot买了一个更坚固的锁。随着我即将大学毕业,Sonny宣布我需要放弃工作的想法,并说现在是我们开始生孩子的时候了,这意味着我和他要住在同一个房间内。我提起他的欺骗和谎言,以及我们之间缺乏信任或善意的关系,我问﹕“我们怎么能把一个孩子带进去这样的家庭当中呢?”。Sonny一直压抑的怒火全部爆发出来,他开始大喊大叫,然后砸碎了我们客厅的玻璃桌子。我怕他攻击我,便抓起钱包跑到车上。Sonny跟在后面,但我设法钻进车里锁上了车门。我在避难所过夜,然后打开手机。有几十个来自我母亲的未接电话和语音邮件。她哭着道歉,求我回家。我的弟妹也留言,要我让他们知道我安好。我打电话给妈妈,告诉她我很好,但不能回去了,我不想再担心自己安危。这就是我妈妈终于听到我说话的原因。她说﹕“回家吧,我们不会让你回到他身边。我们会保护你的。”我一到父母家,弟妹就跑过来抱我,但父亲大怒,要求我回到丈夫身边。我正视着他,告诉他我永远不会回去了,我的弟妹们都为我挺身而出。他们说如果我们的父母不支持我,他们也会离开。这让我父亲感到非常震惊,于是他默许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Sonny多次来家里找我,但我的父母拒绝了他。他甚至派了他的家人和朋友,他们恳求我给他第二次机会,但我坚持自己的立场。在纷扰中,我完成大学最后一场期末考试后,我坐在一片阳光下哭了。我想着﹕我要毕业了。离婚 即使在 2007 年,我也从未见过一个离过婚的巴基斯坦人。我的父母警告我,如果我离婚,任何巴基斯坦男人都不会娶我,我会被社区排斥。我接受了这个命运,因为比起和丈夫一起,我宁可余生独自生活。遇到真爱
之后,我正式搬回家,在一家保险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并开始存钱。当我 27 岁时,我通过一个共同的朋友认识了一个名叫Saad的男人。他是住在加洲的巴基斯坦裔美国人,我们开始远距离约会。他是我的理想伴侣:善良、有爱心、有耐心,最重要的是,他接受了我本来的样子。 2017 年,他求婚了,我搬到San Jose和他在一起。我一直想在大学工作,所以我在斯坦福大学找了一份行政助理的工作。我很快被提升为研究部管理员,并与杰出的教授和教职员一起工作,帮助他们获得课程资助。我做了很多演讲,发掘了自己对公开演讲的热情。我很擅长演讲,而人们也会感谢我,赞美我的自信心。经历几十年来被忽视的歳月后,让一屋子的人听我说话是一种力量。
c151d51a56c8785eb97632a358e377f0.jpeg

再婚、读研、发展事业2020年,我开始了自己的事业,帮助人们发展公共演讲技巧。我希望其他人能像我一样找到属于他们的声音。现在,我的生活与我想像的完全不同。我有一个充实的事业,一个了不起的丈夫,一个温暖而充满爱的家和一只狗。我的父母也彻底改变了,无论我和弟妹想做什么,他们都支持我们。我妹妹去圭尔夫大学读本科,四年都住在校园里。她现在正在攻读医学学位。我的一个弟弟决定成为一名演员,我的父母自豪地观看他出演的每一个电视节目。我的另一个弟弟仍在寻找他的理想,而我的父母只是希望他快乐。至于我,我的父母一次又一次地向我道歉。他们谈到我的经历时﹕“我们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他们感谢我为我的弟妹树立了如此有力的榜样。当我看到我的弟妹茁壮成长时,我所经历的一切都变得值得。
e01b84ff84710ff9225ea716822b76d4.jpeg

我认为巴基斯坦社区正在发生一种向接纳和开放的文化转变,尤其是在性别角色方面。改变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但我希望国内外的年轻巴基斯坦人能够在不损害与家人和朋友关系的情况下做出自己的决定。我热爱巴基斯坦文化给我的一切:对家庭的高度赞赏、强烈的职业道德、勇气和信念。像任何其他文化一样,它也有缺陷。在我经历了所有之后,我明白一切总有希望:我曾以为我的人生会因为包办婚姻而结束了,后来则以为我的人生会因为离婚而尽毁。事实证明,我大错特错了。
         
村长换这个号啦!

精彩评论1

chatnoir 发表于 2022-5-20 17:07:40 来自蒙城汇手机APP | 显示全部楼层
男性想禁锢女性就是通过生育
别轻易生孩子
来自小程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评分 举报


8关注

372粉丝

11733帖子

发布主题
推荐阅读更多+
广告位
加拿大蒙特利尔蒙城汇华人微博Montreal weibo    加拿大蒙特利尔蒙城汇华人Montreal Facebook    加拿大蒙特利尔蒙城汇华人Montreal twitter    加拿大蒙特利尔蒙城汇华人Montreal Youtube    加拿大蒙特利尔蒙城汇华人Montreal linkedin

QQ- Archiver小黑屋手机版 加拿大蒙特利尔蒙城汇网   

© 2014-2018  加拿大蒙特利尔蒙城汇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萌村老王